万象不更新

超蝙 | 麦藏 | 莱克斯·卢瑟
爬墙如飓风,坑文乃常态。

【超蝙】姆哈斯瓦德天空下 Under the Mhaswad Sky 【Chapter 1-2】


巴拉先生和芙埃蕾拉女士态度亲切,迅速打破了克拉克对基金会工作人员一贯的刻板印象。他们在视频通话中初步商讨了报道的方向,学生记者报道项目是为玛莎·韦恩基金会其他海外教科文类援助项目服务的前哨,因此选题非常重要。除此之外,项目的宽松政策使克拉克不由地感到惊讶。他被允许依旧按照实习机构的安排和行程工作,所要做的只是根据在印度的项目内容和见闻撰写五篇稿件。这可比他预想得轻松许多。

“我们很欣赏你对堪萨斯虫灾的那篇报道。”芙埃蕾拉女士在通话的最后说,这令克拉克颇有些受宠若惊。他在惶恐和羞赧中与视频对面的两位合作伙伴道别,关闭对话视窗,并没有急着起身离开学院的公共活动大厅。尽管还有些细节未定,但“作为一名记者探访海外”这件事忽然有了实感,尽管这与撰写校园新闻并没有实质上的不同,克拉克还是感到一阵不确定。不过,时间不允许他有太多犹疑,一周后,来自基金会的酒会邀请函静悄悄地来到他的邮箱当中。其实小镇男孩对RSVP[1] 链接总有些畏惧,但露易丝在行前一晚呼朋引伴,用三打“联邦甜甜圈”和叠叠乐马拉松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现在,他提着一只小公文箱,站在大都会堪比地下迷宫的巴士站,等一班九点出发前往哥谭的直达车。那套下摆长度适宜但袖管不时上缩的西装——趁去年圣诞节打折季在梅西百货三折购买的便宜货——正塞在小手提箱内,而他缩在马丁·路德·金日义工服务纪念T恤衫里紧张不已。尽管和露易丝演练了一整晚握手问好的台词,要向别人兜售自己的念头仍旧令这个从来都用搭肩膀和撞拳向别人示好的堪萨斯青年坐立不安。直到上车时,那种惴惴不安的心情仍像大都会春季无孔不入的杨絮般顽固。

穿过灰狗巴士宽大窗户的阳光直射,令克拉克靠窗一侧的头发和脸颊微微发烫,这份春日的和暖很快便催出睡意来。甜甜圈的糖霜在平定焦躁一事上并未成功起效,而冰咖啡塑料杯身凝结的水珠打湿了身前椅背上的绳网杯托。克拉克心不在焉地啜饮因冰块融化而口味变淡的饮料,在巴士的摇晃与昏昏欲睡中咬扁了吸管。

哥谭车站建在地下。那里几乎聚集了人类所有可能存在的类别。周五正午时分,站内行人匆匆,候车厅里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空位,对克拉克的块头而言,金属长凳当中的那个隔位明显过于窄小了,他只好将背包放在地上,在一个转角笔直地贴墙而立,以免自己阻塞别人的道路。一个穿着扎染印花短袖的年轻男人在他跟前停下脚步,把手里一根充作步杖的粗树枝平放在地上,从巨大的随身背包中抽出一卷瑜伽垫斜背在肩上,复又拾起手杖,消失在人群中。(说真的,他是打哪儿找来这么长的树枝的?)

此情此景,克拉克暗自想,着实使人着迷。在堪萨斯和大都会,一切都井然有序得过分,各人居其位司其职,密切合作却又互不相干,好像大学图书馆藏书室内积尘的老旧图书。而哥谭则是另一个极端,“无序之城”绝非浪得虚名。这里是美东最大的非法移民聚居区,也是全美最大的贫困人口聚集地,苦难、挣扎和非法勾当使之成为记者们的宠儿,而他们对哥谭的种种摹写却又使它沦为千夫所指的罪恶之窟。枪响之频繁似乎已令人们对夜晚的呜呜警笛免疫,甚至连安珀警报[2] 都不足为奇。这倒不代表哥谭失去了恐惧,人们心中同样阴云不散,只是那根时时绷紧的神经业已不堪重负,不再能清晰传导这座城市共同的怆痛罢了。

这座蒙尘的城市中唯一一抹色彩当属韦恩企业,但由于韦恩企业那位年轻当家人的花边新闻实在过于繁多,连带着韦恩企业的招牌也显出一种霓虹灯似的奢靡色彩来。从东海岸到西海岸,谁没听过“哥谭宝贝布鲁西”的故事呢?他的人生轨迹与其他出生富裕家庭的孩子并无太大差别——英国式公校,常青藤联盟,游学欧洲,在剑桥留下风流韵事。可使这位花花公子脱颖而出,博得格外多关注的原因,却是他令人扼腕的童年。连孩子都能对这场悲剧侃侃而谈:拙劣的电影叫被宠坏的八岁男孩儿无聊极了,他闹着退场,而他满心溺爱的双亲拗不过幼子苦苦哀求,离开电影院时街上正是行人稀少时。就在他们穿过小巷,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嘭”!一声枪响结束了小布鲁西肥皂泡里的童年,从此他成了韦恩豪宅中唯一的主人。

几乎没人对这类戏谈表达出不赞同,毕竟连布鲁斯·韦恩本人都不时利用双亲之死大做文章,好在赚得眼泪的同时,也从落泪之人的荷包里赚一笔钞票。

巴士站外的街道一如既往笼在灰黄之中。克拉克按照谷歌地图指引,走过两个街区,打算从“韦恩大厦”站搭地铁去预定的旅馆。基金会在邀请函中承诺会为各参会者安排当晚食宿,但他到得早了一天,不得不先找一处经济的落脚处。

周五下午正是地铁站最忙碌的时段。行人摩肩接踵,脚步匆匆,流浪汉在地铁站步道各处或坐或卧,气味令人掩鼻。克拉克被涌上的人流挤往车厢中部,车门吱吱嘎嘎地合拢,列车缓慢而嘈杂地穿行于地下。克拉克低头扶着行李箱,目光越过几双似是充满疲意的脚,看见一只色彩斑斓的儿童书包。书包上,飞天小女警脸颊圆鼓鼓,胸前由主人别上一枚闪亮的徽章,在韦恩企业标识蚀刻下,用大号粗体字印着“给我读一本书”。他听说过这个在三年前由玛莎·韦恩基金会发起的儿童识字项目:任何3至12岁的孩子都可加入韦恩阅读俱乐部,只要佩戴徽章前往韦恩企业旗下的任一书店,就能在儿童专区任选书目,请佩戴同样胸针的店员读20分钟;如果在雨天来到书店,还能得到一杯暖融融的热巧克力。

韦恩企业的媒体部门称这是布鲁斯·韦恩的好主意和好心肠,在无数由他们发布的通稿中,布鲁西穿行在书架间,倚靠在新设儿童阅读区的软垫上,轻声诉说自己终日忙碌而不幸早逝的双亲从未给自己读过睡前故事,而他不愿这种孤独在其他哥谭孩子身上重现。“哥谭的发展,下一代的安宁,就是他们给我留下的最好的睡前故事。”哥谭的宠儿像政客竞选般煽情总结道,赚足了一票女士的眼泪。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项目多半也得归功于韦恩的智囊团。不过克拉克觉得,不论拿主意的是谁,这对哥谭大量父母双方都未读过高中,因而不知如何为孩子读故事的家庭来说,终究可算是雪中送炭之举。


注:
[1] R.S.V.P.:“répondez, s'il vous plaît” (please respond)的缩写,电子活动邀请函中常附有此类与会者信息登记链接。

[2] 安珀警报(AMBER Alert):America's Missing: Broadcasting Emergency Response,儿童绑架警报,主要应用于美加。在接获儿童绑架案件后利用各媒体渠道向公众告知案情。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