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不更新

超蝙 | 麦藏 | 莱克斯·卢瑟
爬墙如飓风,坑文乃常态。

【超蝙】今天你变成什么?(1)

原作:Batman vs. Superman

作者:万象

分级:G

配对:Superman/ Batman

简介:超人被变成了某样东西,而蝙蝠侠不记得究竟是什么了。他得逐夜在记忆和梦境中寻找他的朋友。

作者声明: 角色们不属于我,感谢原作者创造他们。

警告:一言难尽:)


在蝙蝠侠看来,超人只对两件事不在行。人尽皆知绿莹莹的天外来石是其中一件,而另一样则是魔法。啊,似乎只有童话故事和三流电视剧集里还会出现这个字眼,但现今北美大陆确然仍有相当频繁的魔法活动,民众无从得知,是因为此类活动永远只在地下——也许说“只在天上”更为贴切,毕竟魔法针对的多是力及上天入地的那个群体,而超人,客居地球的异乡人,对其全无抵抗之力。不知为何,操纵魔法的恶人总对超人青睐有加,他们或用手杖,或用别的器具冲他一指,嘭,麻烦就上身了。大多数涉及魔法的记忆于超人及蝙蝠侠而言都是最坏的噩梦,可也有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魔法师们令超人被迫上演一出变形记,只待演罢方可落幕。

搜寻魔法缠身的超人往往需要依靠正义联盟最智慧的大脑,而蝙蝠侠从未令战友们失望。但这次情况有些不同,他不知超人身在何处,唯一可知的是,夜晚总会多梦


周一的梦:超级微波炉


这是只有在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厅里才该出现的怪诞图景:一台凭空飘浮的微波炉奋力顶着冷冻食品,显示面板的绿色荧光快速闪烁,电子音兴奋地滴滴作响,显然是在盛情邀请他试用。它甚至自己解了锁,将门敞开一个小缝,露出加热舱内柔和的橙色暖光来,瞧着格外具有诱惑力。可布鲁斯看见自己取下铝箔碗后,竟随手将它丢进了垃圾桶里。 

可真浪费!中年人不赞同地摇了摇头。但假如超人真的被变成微波炉,这倒很像他会做的事。在困境之中,他仍想给同伴增添一些担忧之余的乐趣。 

微波炉不赞同地呜呜响了一阵,见局面已无可挽回,才熄掉灯光,将自己咔哒关好,荧光面板恢复显示当日日期,但时分之间,分割符跳动得有气无力,遗憾之情当可一览无遗。 

“容我直白地提醒,卡尔,”布鲁斯拍了拍失落的微波炉,又用食指在它正面轻轻推了一下,“我们不知道打开门后,这台机子的内腔是由你的什么部位变成的。假如是你的膀胱呢?设身处地想一想,你乐意品尝经过膀胱的烤菜吗?更何况这份是‘鸟眼’牌冷冻烤菜,吃起来和生嚼浸酱废纸没有任何区别。别用你的显示面板装可怜,事先撕掉外包装也没用,这再明显不过了,‘鸟眼’的铝箔碗比别的牌子都薄,甚至不用拿在手里打量,一眼就能分辨。”

布鲁斯边说边向外走,微波炉紧跟在他身后低飞,边角不时在楼梯拐弯处磕磕碰碰。在第十七次碰撞对楼梯涂漆造成肉眼可见的伤害之后,布鲁斯长叹一声,停下脚步,向微波炉转过身,厉声命令道:“过来。”

微波炉向下降落,又前进几步,显然带着躲闪的意味,分毫不差停在布鲁斯视野边缘。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却令微波炉的超级程序难以消化:面前这位铁汉张开手臂,似乎带着几分亲昵地将之紧搂在怀里,一路爬上三楼,不大优雅地用脚推开一间客房,将微波炉置于床榻中央,喝止它起飞的意图,从壁柜里抽出近二十只枕头,在战略性审视下,细致地将微波炉围困其中。

滴滴响起的电子音显然充满疑惑。布鲁斯垒上最后一只枕头:“一则来自正义联盟顾问的提议:请卡尔·艾尔在枕头堡垒中踏踏实实静卧一会儿。毕竟这间屋子比哥谭地铁系统还老旧,再这么磕碰下去,佩尼沃斯陛下会让咱俩都靠擦窗来赎罪。而考虑到你目前的状态,我很可能要独自擦两倍的窗户。因此,请你表现得像台可靠的微波炉,好帮我省省力气。”

微波炉在柔软的羽毛垫上蹭了蹭,勉强表示同意,却不慎推倒原本便岌岌可危的一座枕头塔,面板尴尬地闪了闪,复又暗了下去。

布鲁斯隔着一排枕头摸了摸它,生硬安慰道:“好啦,距离魔法失效只剩不到半天,预计傍晚就能变回来。阿尔弗雷德今晚要做埃塞俄比亚菜呢,想想那个。”

微波炉开心起来:“:)”

布鲁斯整理了它推倒的那一叠枕头,为他打开电视,调至海外新闻频道,这才离开房间去工作。他在微波炉问题上耗费总计83小时,耽搁了数量可观的简报阅读,甚至惹得好人卢修斯都学会了威胁,在最近一通电话里声称“考虑游说各方连续为你安排二十场发布会”。

书房的监听台传来大门的响动,佩尼沃斯先生访友归来,微波炉显然也接收到这一信息,节奏急促、富有韵律地滴了一阵,以表达尊敬和欣喜的心情。布鲁斯惊异于自己能通过电子音分辨微波炉的情绪——他之后可难免过度解读一切家用电器启动时的嗡嗡电流声啦。

“肯特先生,我很高兴您愿意安静地独处一会儿。毕竟这屋子里种种物什都有些年头,和我这把老骨头一样容易散架。”逐届蝉联诺贝尔管家奖的佩尼沃斯先生总能精准定位宅院各处各类生灵,这会儿,他来到三楼客房,为孤独堡垒里的年轻人带来关怀。他替色彩鲜亮的微波炉调了电视频道,此刻正是国内新闻播报黄金档,想必这位敬业的记者不愿错过;又撤下微波炉面前那一排枕头,好令电视视野更佳。“现在,恕我先行离开,埃塞俄比亚菜相当费时。布鲁斯老爷很快会来探视,毕竟太阳已经西斜。我很荣幸您能加入今天的晚餐。”

布鲁斯来得正是时候。当然,他永远都“来得正是时候”。震动先发于加热管,随后快速向其他零件辐射,一阵烟雾从散热口喷出,白光爆发,枕头堡垒倾塌之间,床板下沉幅度猛地增加。一声如释重负的轻呼,一次如释重负的深深呼吸,超人在枕头的海洋中浮沉。

“我还以为蝙蝠侠总是物尽其用。”超人一面摆脱枕头的压制,一面打趣道。

“或许问题的关键在于‘鸟眼’。”布鲁斯递给超人一摞衣服,又往他怀里塞了一条浴巾:“我想你得抓紧时间,阿尔弗雷德的晚餐总是不等人。”

噢,现在你有点儿想念超级滴滴声了。布鲁斯环顾四周,梦境正逐渐散去,他想起距离这场堪比大麻药效的闹剧结束已过去八年,只是它的种种细节仍留在梦里的这间厨房中鲜活上演。

[To be continued...]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