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象不更新

超蝙 | 麦藏 | 莱克斯·卢瑟
爬墙如飓风,坑文乃常态。

【麦藏】【授权翻译】圣菲四日 Four Days(第二章 完结)

Four Days 圣菲四日

Starscry / 作

万象 / 译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09898/chapters/17071531


(续上文)


半藏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显然对杰西挑眉中所蕴含的大胆暗示心领神会。杰西一口吞下半块斯莫尔,糖浆在胡子和嘴周糊成乱糟糟的一片。清理残局的时候,他发现半藏正单手掩着嘴,却无法隐藏深及眼底的笑意。这个小发现让一阵暖意在杰西心里扩散。

“是这样弄吗?”过了一会儿,半藏才举着自己的作品开口。他捏得有点过火,以致顶上那块饼干从中间裂开,两侧都钻出了松软雪白的棉花糖。

 “就跟你说要温柔一点啊。”杰西笑他。半藏发出气恼的声音,瞪着自己那块不大好看的斯莫尔。

“它不肯合在一起啊,”半藏有些不忿,“我以为只要使劲捏一捏……”

 “这下你见识到虐待它的后果了吧。不过没关系,就算这会儿看着不怎么样,味道还是一样好。”他吃完自己那份,从满嘴饼干、巧克力和棉花糖间模模糊糊挤出几句话,“快尝尝!”

半藏在边缘咬了一小口,充满试探,一副不知如何评判是好的模样。杰西承认,假如在你的成长经历中,斯莫尔不曾是户外夜聚或假日烧烤标配,不曾在篝火甜点中扮演领导地位,那么,把稀奇古怪的原料揉成一团,造出一大坨黏了吧唧的糖块,听起来确实不怎么值得信赖。不过,发觉口味尚合心意之后,半藏咬下了更大一口。夹心从两侧挤了出来,为他的手和胡子都镀上了一层黏黏的棉花糖。

“嗯!”半藏模糊地惊呼,嘴里塞满食物,看上去很是惊奇。他三下五除二吃完剩下的部分,烦恼地吮着指尖,想要把它们弄干净。

杰西哈哈大笑,笑容明亮得晃眼。“你得去洗个手才行了,”他说,“不过,这玩意儿好吃吗?”

半藏在思考中抿紧了嘴唇,片刻后,他慢慢地点了点头:“和我想得不一样,不过尝起来挺甜的。我喜欢。”

“那就好。”杰西长呼一口气。不知为什么,他希望一切都能得到半藏的认同——他的亲人,他的家乡,他的生活习俗。对他而言,弓箭手愿意尝试这些新事物,愿意前来这个不了解的地方,愿意融入他狂风暴雨般的家庭,实在是意义非凡,这都是为了他。为了他们的友谊。他双手抱胸,垂下眼帘,满心悦然地看着串起另一块棉花糖的半藏。

半藏鼻子上黏着的一小块棉花糖吸引了他的视线。“嘿,你,那个。”他晃晃脑袋,指向半藏的鼻子。半藏皱着眉头擦了擦鼻梁的位置,看向手指,上面却什么也没有。

“不,不是那儿……”杰西没有说完。他倾身凑到半藏跟前,抬起手来,用拇指肚轻轻擦去半藏鼻子上那一点。他能感到半藏的视线沉甸甸地落在自己身上,那让他肢体发僵。四周的响动似乎全褪成背景的噪点——妹妹们和母亲的交谈,火焰噼啪,蝉鸣与郊狼的嗥啕,一切都转为寂静。感官所及只有半藏的呼吸声,以及他自己喉咙里猛然的窒息感。

杰西用整个手掌捧住半藏的脸颊,拇指向下划过,划过他上唇边缘那个凹陷,划过他的嘴,蜻蜓点水般拨弄着他的下唇。半藏的嘴唇微微分开,杰西能感觉到弓箭手的呼吸,带来擦过拇指指腹的暖意。他的手慢慢移动,最终落在半藏的后颈。他抓住了半藏眼中的闪光——也许是对他继续动作的许可。也或许比他想得更深刻、更狂野。

这只是逢场作戏。杰西提醒自己。他靠上前,让温暖的呼吸与半藏的交织在一起。

一切都是假装。嘴唇相触时他想,那么缓慢,那么倦怠。

他和你的感情不是同一种。半藏加深了那个吻,杰西的格子衬衣在他之间缠皱。

那永远不会相同。

杰西放弃了抵抗,让自己沉溺在这一刻,哪怕它只是出于假装,是在转瞬即逝的善意谎言之下,精心打造的熏心虚美。他吻向半藏,让嘴唇上沾着的糖混在一块儿。他默许了半藏滑进自己衬衣的手,平贴在腹部的手掌,又暖又黏的手指。他默许了探进嘴里的那条舌头,余有巧克力甜味的渴求。他全盘默许

 “唉哟,不准当众秀恩爱。”妮娜扯着嗓子调侃起来。现实涌回杰西的脑海,他仓皇后退,坐回椅子里,手指绞住牛仔裤,躲避着半藏的眼睛。恍然中,他想起周围那些注视着的眼睛。

 “老夫老夫亲来亲去的好辣眼睛哦。快把眼睛捂上西尔莎,你还没到看这种事的年纪呢。”索菲娅补上一刀,揶揄作势,将手挡在小妹妹眼前。

杰西挠挠后脑勺,还在脸红。“行啦,行啦,我知道,我们都是老头子了,”他说,“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总有一天也会懂的。”

妈妈点头。“可不是嘛,”她用目光将几个女儿一一打量,“我只希望你们三个都能找到像那样吻你们的人。”

他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像那样吻你们的人,杰西揣摩着。像哪样?像是佯作爱人,假扮深情吗?

耶稣、圣母、圣父啊,他心中默祷,心惊胆战地瞥向半藏的方向,弓箭手凝视着火苗,恍惚中手指在大腿上轻敲。他是真的擦出了另一个人的火花

 “我觉得,”杰西叹了口气,“我困得不行了,半藏肯定也是。倒时差都是这样。要不今晚咱们就到此为止吧?”为了效果逼真,语毕,他还加上了一个呵欠。

妈妈点点头,扭动瓦斯开关,直到火焰渐熄成闪烁的微光。“没错,没错,”她应允道,“这主意听着不赖。”

而他又一次看向半藏。又一次,无人回应他的视线。

--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呀?”

杰西想,她一直都这样容易激动过头。这也是他最爱她的特质之一。她为他掉的第一颗牙而激动,为他念完八年级而激动,为他加入守望联盟后终于重又归家而激动。为他和半藏所谓的结为连理而激动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她双手合十,将他的一只手握在掌中。厨房里静悄悄的,姑娘们都在楼上,而半藏正在客房中洗漱。此刻那么平和——只有他们两人独处。他记得爸去世后的那些夜晚也是如此,西尔莎被哄睡在摇篮中,他和妈妈在楼下的桌边久坐。

哎呀,妈,我们还在恋爱阶段呢。”杰西匆忙答道。

 “你看着他的时候样子很快乐,”她几不可闻地说,“而你自己都没注意到。”

他感到张口难言。她说得没错,杰西心想。他的脸颊滚烫,心绪飘向他们刚刚的那个吻。这只是逢场作戏。一切都是假装。他和你的感情不是同一种。

那永远不会相同。

 “做个好梦,”妈妈轻声道了晚安,“我的孩子。”

--

他在客厅稍事停留,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搁着凯斯的脑袋。“你看,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他向狗狗低声诉苦,博得它同情的呜咽。“糟透了,糟透了。”


(第二章完)


译者注:译文中下划线部分在原文中为西班牙语。

不知道为什么在原先那篇里编辑就显示“包含敏感词”,只好重新开一贴了……Lofter的判定好奇怪哦。

评论(15)

热度(125)